煙宁

一点也不夸张啊,陈姐!

是陈姐来我岛之后收到超——热烈欢迎的情景假设,陈姐脸红了嘿嘿嘿(OOC警告)

好久没摸笔了orz抽卡之前紧急涂了一个许愿

【双黑】睡前

☆宜睡前看的很俗很无聊但是也很温馨的相处小片段

☆OOC属于我

☆时间线是两人正式交往后

☆没啥深厚有意思的描写,略流水账



终于结束了劳累的一周,周五的晚上总是如此的让人放松,中也穿着家居服瘫在床上刷最新的红酒交易信息,双腿惬意的晃啊晃。


突然,脚踝被一双有力的手擒住了,一具微凉带着水汽的身体覆了过来。“洗好了?说了多少遍,不要用那么冷的水洗澡,老了我可不照顾你……”话没说完,就被一个毛茸茸的湿脑袋蹭倒在床上。中也微叹了一口气,认命地捞起床头的毛巾“不要每次等着老子给你擦头啊混蛋哒宰”明明语气异常凶恶,但是手上小心翼翼的动作早就泄露了主人口是心非的温柔。


太宰趴在中也颈部深吸了一口气,惬意的吐出来“哼哼~中也明明是我的狗,却一点都不明白宠主人的本分啊~”说出让身边人手上青筋直露的话,哒宰再次在中也身上舒服的拱了拱,卡在中也爆发的边缘,赶紧露出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讨好的舔了舔中也的喉结。中也素来最吃哒宰扮可爱的样子又深知他嘴欠的特点,轻哼了一下就低头继续认真的给他擦头发了。


太宰这边又蹭又亲的在中也颈部胡作非为好不快活,头上又传来一阵阵被好好按摩的酥麻,整个人像泡在温水里一样舒服到骨头里。连之前疯狂热衷的在艳阳天闭上眼睛静静漂流在横滨河流的感觉也根本比不上,是整个人全身心完全放松懒洋洋的舒适感,是游子在无边原野上孤独徘徊许久终于找到归处时满涨的归属感与满足感,是…………太宰望着中也低垂着的温柔的眼神缓缓的阖上了眼睛。


等凡事都尽心尽力的中也干部心满意足的摸着哒宰完全干透的柔软碎发时,才好笑的发现青花鱼已经趴在自己身上,呼吸轻浅的进入香甜的梦乡了。


回想了一下武桢最近繁忙的业务,中也由衷的幸灾乐祸的一秒。手上不自觉的继续轻揉着哒宰柔软的黑发,“这家伙的头发真好摸啊,明明脾气那么奇怪,根本就浑身都是刺嘛……话说最近逼着这条青花鱼吃蔬菜果然是有用的,头发有光泽了好多……本来就是,蟹肉罐头怎么想也不能补充所有需要的营养。”


中也的手指温柔的顺着太宰柔顺黑亮的发丝滑到了他微微翘起的嘴角“这家伙,在做什么美梦呢。”中也怔怔地看着太宰恬静的睡颜。一股强烈的睡意突然翻涌而上。伸手关了床头灯,抱着太宰缓缓躺下然后小心翼翼的去够踢到床尾的被子。


月亮的清辉透过大大的落地窗静静的撒在床上,温暖的被子底下睡着两个相拥的人,一切都是那么静谧惬意。白日连绵不绝的硝烟和血腥一点点远去,只剩下与相爱之人共眠的满足与宁静。


中也半眯着眼打了一个哈欠,凑到太宰脸旁,把一个吻轻轻的印在他的嘴角。“晚安,太宰。”晚安,我的伴侣


*今天也是想绿了tzz的一天呢,

看了辣么多神仙太太写的文,自己也终于写完了一篇呜呜呜交党费交党费~

(我知道黑手党没有固定休息的日子,但是我懒得多赘述了,就当那周正好忙完了周五就休息了好了orz(你)